EN

玫週精選Meimage’s pick

2017/11/13

【 Meimage’s pick 】

劇場變成家
上週末古舞團正在進行I Dance 2017藝術節,週六晚上的演出參與的舞者很特別,讓我想起1997那一年,我做過的瘋狂事,邀請了13位從七個月大的嬰兒到五歲的小孩,以及他們曾經是舞者的媽媽,在實驗劇場演出80分鐘的作品「跳動的搖籃.旋轉的天堂」。20年後的今天,繼續看見年輕一代的舞者媽媽帶著孩子,在台上以親子即興出發,自在展現孩子與母親間無以言喻的愛。

那一年創作「跳動的搖籃.旋轉的天堂」是因為我從一個舞者轉變成一位母親,舞者對身體的轉變很敏感,而人的身體於每個階段自會改變,是多麼神奇近乎神聖。我開始迷戀Baby柔軟Q彈的身軀,母親柔軟溫暖的胸脯,爸爸微凸的小腹,非舞者的身體是那麼自然而放鬆,人的身體因不同而美好。就好比每個樂器皆能彈奏出最動人的旋律,而我只是希望大家能聽見與看見。

週六晚我坐在觀眾席,再度感受母親是孩子溫暖的搖籃,總是耐心等待雀躍奔跑的孩子奔回臂彎。小小舞者們自在的玩耍,與母親肢體的互動像在遊樂場坐雲霄飛車般笑開了嘴,孩子的一舉一動緊緊抓著觀眾的焦點,逗得大家不斷發出笑聲或是驚嘆聲,就像孩子的玩具般被甩的團團轉。

現場音樂家Coordt的音樂帶起孩子天性律動的身體,孩子跟著節奏試圖歪歪扭扭,歪歪扭扭地想要做點什麼,不小心跌倒了!觀眾笑了!學著媽媽抬起腳來,觀眾也笑了!孩子們開心的笑,觀眾又笑了。這個劇場的空間頓時不再是一個表演被觀看的空間,而是他們家裡的溫暖客廳,是他們的遊樂場,是他們的家。跟媽媽在一起的地方,就是家。無疑地孩子就是天使,媽媽就是聖母。

最令我羨慕的是十多分鐘過去後,媽媽拿出一盤食物「旺旺小饅頭」,孩子們圍坐著一盤食物,小手們小心的拿捏著放進嘴裡,細細咀嚼安靜下來,媽媽們端出紅酒以高腳杯,輕輕嚐著又甜又酸的幸福。

攝影師上圖張宏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