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

玫週精選Meimage’s pick

2017/03/12

《我看不見編舞,我只看見人》

週五晚在兩廳院欣賞林麗珍老師的作品「潮」,坐下來才知道是120分鐘的演出,沒有中場休息。肅靜的開場,絲綢般的白幕升起,一位幾乎全裸孱弱的女舞者躺臥在地。她緩慢地坐起身子,接著竟在偌大的空間裡,驚人地持續約40幾分鐘的獨舞。
她只有一個動作,就是不斷地以頸部的旋轉揚起髮梢,甩動一頭長觸及地的頭髮。文宣裡說共有600次的甩頭動作,而在這半個多小時裡,我從擔心她的頸脖到不捨她的疲累,甚至浮現出「運動傷害」等想法;看著獨舞者吳明璟,她瘦弱的身軀茁壯成大樹,用盡全身氣力一次次甩動、跌落再奮起,仿若海浪。
這時我看不見編舞了,我只看見人!
舞者每次的拋灑都像拋出自己深處的靈魂,初見孱弱的身軀卻散發出巨大的能量-與時間搏鬥的同時,也吞噬了我。
這辛苦的歷程我們輕鬆的看著,旁邊的大叔還打了一會盹。我們都是旁觀者,看著生命是何等的脆弱卻也無比堅強。現代舞雖然沒有語言、沒有劇本,但是卻能投射給觀眾如此強烈、真實而震撼的畫面。